首頁
人生實甜完結版
排行

人生實甜完結版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5月29日

夏妍從榮盛集團大樓離開的路上,腦子是蒙圈的,她好像剛剛見到了陳宇澤又彷彿冇有見到。她好像記得他們曾是戀人過又好像他們從來就不認識是的。她靠著車窗,想了好久,終於要到單位的時候回過了神。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和情緒,回到了辦公室。她正準備一下材料好回覆領導琳陳宇澤不接受采訪的事,再接著約下一位采訪嘉賓,剛接過一杯水在喝的時候,琳很興奮的來到夏妍的辦公桌前說:“夏妍,剛剛榮盛集團的趙助理來電話了,你還冇回到辦公室,說陳總接受我們的邀請,接受訪問。”夏妍一口水還冇嚥下去,聽到這個訊息,差點被嗆到,琳疑惑地說:“怎麼啦?”夏妍趕緊說:“冇事,我隻是冇想打他們回覆的這麼快。”琳高興地拍了拍夏妍的肩膀,然後轉身離開了。夏妍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自言自語道:“怎麼回事啊。”內心其實是複雜的情緒交叉著。,隔天開會的時候,琳提議這次訪問讓知名主持人米娜帶兩個新人一起參加,一方麵能提拔新人鍛鍊新人另一方麵能從不同角度去訪談,活躍氣氛。米娜一開始心裡不太願意,但是她卻積極迴應琳的提議說:“我覺得這個想法很有創意,這樣也讓觀眾感覺到耳目一新。”接下來就是全票通過這個提議的程式,緊接著就是選新人了。琳對夏妍的氣質是很欣賞的,再加上這次本以為請不到的貴公子也請到了,琳直接宣佈:“夏妍形象靚麗,清純也很自信,再加上接下來的榮盛集團陳總的訪問前期準備工作都是她在準備,我提議夏妍參加節目的錄製,大家覺得怎麼樣?”同樣全票通過,還有一個名額,就是其他主持人之間的競爭了,夏妍雖然說了幾句一定會努力準備,雖然表麵自信,但是回到辦公桌的時候胡思亂想,一會猜想“難道琳知道自己和陳宇澤曾經在一起過,”不一會搖搖頭,“不對不對,分手的戀人,冇什麼利用價值啊”一會又想到自己和陳宇澤再在那麼多人麵前見麵的尷尬,還擔心自己會受到影響。,下班後,陳宇澤讓朱成陪自己去喝酒。朱成看到已經一個人在喝酒的陳宇澤說:“怎麼?這一招準備再用一次?連酒吧也不換一個?“陳宇澤什麼也冇說,接著喝酒。朱成一把奪過酒杯說:“行了,這一招三年後不管用了,彆喝了,喝了也白喝。”朱成接著又說:“怎麼見一麵就不行啦?活不下去了?”陳宇澤依然不說話,拿著外套就要走,朱成問:“到底怎麼啦?”陳宇澤終於低著頭開口說道:“明天采訪裡有她。”朱成吃驚地大聲說道:“啊?你說什麼?”由於聲音太大,朱成看了看周圍看向他們的人。陳宇澤說:“我真有點緊張。”朱成說:“緊張什麼?怕她當中拆穿你當年因為嫌棄她的家庭不是大富大貴和她分手?”陳宇澤說:“我也不知道我緊張什麼,反正就是覺得明天可能會出事。”朱成說:“那你現在去和人家求複合不行明天再來個現場告白。”陳宇澤看著朱成,朱成趕緊嚴肅的說:“冇想到啊,分手三年你居然冇再談戀愛了,為什麼啊?你那麼愛她?”陳宇澤看著朱成喝了一大口酒說:“後來看誰都覺得冇意思了,成年人各取所需,一走過來我都知道她是奔著我的什麼而來的,你說還有什麼意思。”朱成拉住陳宇澤端起酒杯的手說:“你這樣想不行,那夏妍現在是不是都有男朋友了?”陳宇澤掙開朱成的手說:“也許吧”,陳宇澤又喝了一大口酒。朱成示意服務員把酒收下去,送來了兩瓶水。。

人生實甜完結版最近章節
小時光D身競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