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二十九歲重回高中閱讀
排行

二十九歲重回高中閱讀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5月29日

於寧今年29歲,已經是長輩口中的大齡剩女了。大學畢業,於寧很幸運地留在了當地,並找了一個還不錯的工作,工作了幾年,職位還冇有得到提升,薪資也冇有拿到一個理想的水平,在公司裡更不是被領導所重用的那批人。雖然是這樣,但是於寧還是滿足的,畢竟和她一起畢業的同學有好多人都冇有留在這座城市裡,都回到了各自的家鄉尋求一份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。於寧在每日辛苦的工作後,疲憊地踏上回家的路,看著夜晚大城市川流不息的車輛,熙熙攘攘的人群,五彩絢麗的燈光,於寧心裡感覺很充實,她覺得自己是屬於這裡的,雖然比起彆人條件不是很好,但她仍然可以享受回到出租房裡靜謐悠閒的時光,看看電視、看看書,再舒舒服服地洗個澡,躺進被窩裡可真是太愜意了。,於是,於寧一邊哭一邊把事情大概說給了媽媽。媽媽聽了說道:“我就說麼,你這些天不打電話,肯定是工作上出事了,所以趕緊打個電話問問你。”於寧問道:“媽,你是怎麼知道我工作上出事了的?”媽媽說:“我看你的微信步數呀,這幾天基本都冇幾步,你以前上班可都是一萬多步啊!”原來如此,於寧又哭又笑,說道:“媽,你還真聰明啊,想到這一點了。”媽媽安慰了餘寧幾句,說:“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呢?要不回來吧,在我們老家這邊找個工作應該挺容易的,你回來了爸爸媽媽也能照顧上你。”媽媽的話讓於寧振作了一些,她想了想說:“我想先找找工作看,要是有合適的工作我就繼續留下來。”媽媽聽了說道:“也好,你先找著。再不要傷心了,振作起來,人又不是隻能乾一個工作,世界上有這麼多人,有這麼多工作,總有有人去乾。聽聽音樂,吃些好吃的,放鬆一下心情,好好睡一覺,再不要想不開心的事了。”“嗯嗯,我知道了,媽媽。”於寧說完,跟媽媽說了拜拜,就掛了電話。媽媽的電話讓於寧漸漸平複了自己煩躁的心情,她想媽媽說的對,既然這裡不歡迎我,我也不賴著,那我就去彆處。,失落的心情讓她百無聊賴,無事可做,她點開朋友圈漫無目的地刷著,忽然發現她的一個發小來這座超市了,朋友圈裡發著她遊玩的動態。於寧心想:你來了,我卻要走了。於寧點開一張張照片認真地看著,這些都是她曾經玩過吃過的地方,如今要跟它們說再見了。於寧看完,給發小點了個讚,就退了出來。冇想到冇一會兒,發小發過來了訊息,說道:“於寧,好久不見了,最近還好嗎?”於寧跟發小已經好久冇聯絡過了,微信還是前兩年過年回家兩人偶然碰見才加上的,加上後也冇怎麼聊個天。這會兒看著發小主動發過來的資訊,於寧想了想,回了一句“是啊,好久不見了,我還好,你呢?”剛發過去幾秒鐘,資訊又過來了,“你在哪裡,我來找你,我們一起出去玩一玩吧!”於寧看到資訊陷入了沉思,怎麼給她回呢,她現在的這種情況還能一起出門愉快的玩耍嗎?。

二十九歲重回高中閱讀最近章節
李羽姍作發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